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那些把AI拉回現實的人

2020-6-1 08:58 來源: 微信公眾號:字母榜 智能設備

“解決人類遇見的所有問題”——這是京東數科去年8月內部第一屆“黑馬大賽”的愿景!昂隈R”是“黑客馬拉松”(Hackathon)的簡稱,程序員們聚在一處,通宵編程,最優秀的產品獲得冠軍。這項傳統興起于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美國,隨著中國互聯網產業的發展,很多中國公司也開始舉辦黑客馬拉松,“黑馬大賽”就是其一。

33.jpg

悶騷的程序員們果然胸懷世界,海選足有238支隊伍報名,人類日常生活中經常遇見的問題,被他們解決了一小部分。

有人唯恐上洗手間排隊會浪費時間,做小程序用來計算每一層洗手間的流量。

有人因為去銀行看到聾啞人辦理業務不順暢,琢磨出整套手勢識別系統。

剛入職三個月的實習生,交出一套安防系統,拿到二等獎。

……

黑客大賽的紅火,讓京東數科副總裁曹鵬非常滿意。不僅因為分屬不同部門的技術人員通過這場黑客馬拉松鏈接了起來,意味著技術文化正在京東數科發芽開花,更具指向性的是,黑馬大賽的這些項目,解決的是人們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問題,這恰恰和AI的發展方向相吻合:應用于商業場景,解決實際問題。

一家科技公司的進化,離不開技術,要把技術應用到價值點上。這就需要做技術的人與業務發展深刻協同,而不是單純追求技術的領先性。一腳跨在現在,一腳跨在未來,這是AI從業者的驕傲,也是尷尬所在:如果技術遲遲不能落地,無法應用于商業場景,就會因為步子太大,兩邊不靠。

京東數科的戰略截至目前已經經歷了兩次升級,從數字金融到金融科技,再到數字科技,這里面既有縱向的延伸,又有橫向的拓展,但不變的是數字科技的底色。短短6年多,京東數科已經連續2年實現盈利。這一方面要歸功于京東數科領導者陳生強的運籌帷幄,另一方面,渴望用技術變革行業的戰略落地“先鋒”同樣不簡單。

在京東數科內部,這群“先鋒”有一個集體稱呼——Mr.AI,他們放棄華爾街、亞馬遜、微軟的核心技術崗位來到京東數科,是由同一個動力驅動:將人工智能帶到場景中,為普通人帶來改變。

A

回頭來看京東數科,有京東集團“富二代”的出身背景,孵化路徑走的完全是草根創業路。

2013年獨立運營時,幾十人的隊伍,扎進了北辰世紀中心的12樓一間小辦公室。

曹鵬是第一批技術人員。說起來,他在京東的資歷比很多人都厚重,2002年就認識了劉強東,幫他開發了“京東商城”網站,2007年正式加盟京東,一路做到研發副總裁。

看到京東金融成立,曹鵬是主動提出要加入,沒別的理由,他的心里憋著一股子事業上的勁兒。

當時的金融團隊,人少資源有限,曹鵬帶著團隊成員,開發出“京東金融”網站,3個月時間再推出京東白條——成為業內第一家給消費者賒賬的互聯網產品。

6年過去,曹鵬成了京東金融從無到有,進化成“京東數科”的見證人,如今集團人數,超過7000人,技術人員占比60%以上。

曹鵬的科技基因早已寫進骨子里。感興趣的日;顒泳褪菍懰惴,超過了其它生活娛樂上的興趣,“為什么非要有其他的興趣愛好?我就是喜歡研究技術”。

隨著集團的壯大,人才培養成了集團發展政策之一。2019年年初的內部表彰會上,陳生強宣布:“從2019年開始,前20%價值觀和績效雙高的優秀人才,可以不論資歷破格晉升,可以無上限突破職級進行破格晉升!

曹鵬的說法頗為自謙:自己的技術已經比不上這一幫年輕人,“更多是做一個保姆,給足自由度,讓他們有機會去實現夢想!

事實證明,曹鵬的“保姆”效果不錯。團隊成員的研發遍地開花,一連拿下國有銀行的機器人巡檢機房項目,并設計針對軌道的巡檢機器人項目和機器人醫院配送項目。

如果說這是京東數科扶持人才的態度,程建波就是人才晉升的活旗幟——五年時間從副總監晉級為副總裁。

程建波和京東金融同樣是相見于微時,他沒有互聯網從業經驗,只在銀行、咨詢機構工作過。

京東白條當時剛上線,第一次面試,程建波隆重地穿著正裝,面試他的人是CEO陳生強,這么年輕,明明是一個大學生的風格,不符合常規CEO的預期樣子。陳生強說,來吧,做點有意思的事,自己去定義,這句話打動了程建波。

2014年8月,程建波入職,趕上公司快速成長階段,帶著幾個年輕人搭建白條風控體系。

風險工作很不好干,約束條件太多,既要增長,也要質量,還要創新。而且風險的工作要面對各種矛盾,在不確定中尋求確定性。更底層其實是管理人性,“就是手術臺上的醫生,一刀下去,自己要決策,手術刀下去面對的是病人的生命問題”。3年時間,程建波的頭發就白了一片。

效果也是有目共睹。白條、金條成為業界代表性產品, 業內率先將機器學習等AI智能算法引入金融風險領域,在億級大規模用戶上商業實踐,不斷迭代模型效果。對數據技術深度商業化應用,形成智能化風險決策體系,為業務保駕護航,催生了白條客戶過億級規模。

與此同時,他的職業發展路徑不斷上升,從消費金融一條業務線副總監再到如今風險管理及數字技術中心副總裁,為整個集團的業務建設核心數據與風控能力。程建波說,在京東數科,沒有絕對的管理層,每個人都要熟知中間過程,不能做純管理的管理者,管理者不能旁觀,一定要上前線,在實踐中摸爬滾打,即使摔倒也要往前摔倒。

工作之外,程建波喜歡歷史,了解興衰中的規律。對生物的進化感興趣,去理解看似偶然背后的必然。熱衷于健身,從工作的頭腦高負荷狀態切換至身體的高負荷狀態,喜歡能不能再堅持一下突破極限的狀態。

B

京東數科在2018年11月宣布品牌升級,原因是 “公司不僅做金融科技,助力金融數字化,還在助力實體產業的數字化,業務已經超出金融的服務范疇!

伴隨業務邊界的擴張,外部科技人才的加盟則在進一步擴大京東數科的競爭力。

薄列峰是京東數科AI實驗室的首席科學家,負責建設AI底層基礎,包括機器學習技術、自然語言處理、以及語音、計算機視覺。他說,“做AI的人要看到那個山頂,同時要能爬到那個山頂,爬到山頂的路徑有很多,但是你并不會提前知道哪條路對,要不斷去嘗試!

2017年9月加入數科前,薄列峰是亞馬遜的首席科學家。常年待在硅谷,技術能力和資源雄厚。而他選擇數科,理由很簡單:中國有商業化優勢,AI技術可以真正普惠公眾。

京東數科在硅谷、北京兩地都設有AI實驗室,美國實驗室的員工很多來自谷歌、Linkin、微軟,還聚集了美國各大高校、研究機構的頂級科學家。薄列峰說,硅谷的AI實驗室每年投入在研發上的資金和谷歌、Facebook等科技公司的頂級實驗室是處于同一水平線。

“踩過很多坑”,薄列峰在亞馬遜時就在做從0到1的事情,“比如要解決無人零售店的問題,到底哪個技術路線是對的,一開始誰都不知道,我們需要想象“山頂”的樣子,不是只看到現在是不是能解決現在遇到的問題,而是假設這個店開了,有很多人,是不是也能解決真正問題,就是保證這個技術不是一個實驗階段的想法,而是最終能被應用落地的一個想法!

時至今日,薄列峰的研究成果早已推向市場。包括常見的智能客服機器人,目前挑起了京東數科90%的售后服務,更多的客服人員“解放雙手”,處理更具挑戰的服務工作。

“未來人工處理的一部分產業會由機器代替! 薄列峰預言,未來5年內,機器人會大規模應用,人類則被解放出來,做更加有創造力的事情。

鄭宇的加盟,進一步夯實了京東數科的科技護城河。

在邀請鄭宇加盟前,陳生強已經看到了智能城市的方向。

翻看鄭宇的履歷,堪稱華麗。2007年加入微軟亞洲研究院,成了世界范圍內“城市計算”領域的第一人。

2013年被《MIT科技評論》評為全球杰出青年創新者,與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同框”,2014年入選《財富》40個40歲以下商業精英。

因為城市計算研究兼具商業與公益屬性,鄭宇不僅會技術,有高校資源,政府關系同樣豐富。擁有這樣的履歷無疑是塊香餑餑,包括中國平安、阿里在內的不少企業找鄭宇加盟,許出首席科學家的職位,都沒有打動他。

最終,鄭宇選擇京東數科,是因為他和陳總有同一個愿景:用數字科技改變城市的發展模式,用AI為老百姓建設一座宜居、生態的智能城市。

2018年2月,鄭宇加入京東金融。年底京東金融則被定名為“京東數科”,智能城市成為戰略方向之一。

數科出資源,鄭宇有技術,有行業know-how,智能城市團隊的成員從0擴張到400多人,分別在南京、成都等多地成立智能城市研究院,鄭宇一口氣拉來7位中國工程院院士加盟。

到2019年11月,京東數科拿下雄安新區的大項目。智能城市操作系統在政務、交通、醫療等垂直領域的社會效用進一步彰顯。在鄭宇看來,智能城市操作系統是一個開放平臺,未來會開放給合作伙伴,共同服務城市的智能化。

就在剛剛過去的5月10日,雄安新區智能城市標準體系框架和第一批標準成果發布,指出“實現城市物理空間與數字虛擬空間雙規劃合一”“加快推進全域智能感知體系、新一代通信網絡、城市計算能力、城市大腦等智能基礎設施建設”,城市計算被特別提及,這正是鄭宇深耕和擅長的領域。

截止目前,智能城市操作系統落地30多個城市。鄭宇說,中國的智能城市會做到最好,5年內能超越美國。

C

高速發展的京東數科,對技術人才的吸引與日俱增。

徐葉潤就是沖著京東數科來的。2019年4月18日,他加入數科,負責資管事業部的科技系統搭建。在此之前,他是標準的華爾街精英。1995年便扎根傳統金融行業,曾是華興資本董事總經理、集團CTO,中信證券董事總經理,野村集團、野村證券董事總經理,在雷曼兄弟投資銀行亞太區工作了10年。

即便如今入職了互聯網公司,他依然保持著華爾街風格,每天穿著西裝,領帶插在口袋里,工作起來,激情四射,完全看不出來年齡已經超過50歲。

在他眼里,加入數科不啻于一次老年創業,他想了解互聯網科技公司如何賦能金融行業,“換個地方挑戰自己!”

徐葉潤于2019年4月完成了入職手續,他看中了這家科技公司的戰略眼光,“其他公司做金融科技的業務要么是一個點,要么是一條線,而京東數科,是用人工智能做資管,可以把點、線織成一張網,是開創性的舉措!

京東數科同樣看中了他的理想主義——為金融機構提供數字化“工具”,提高效率,改變行業!皹I務流程和產品模式上的精細化,可以為金融機構大幅降低運營成本,科技在其中有很大的空間!

多年甲方變乙方,徐葉潤反倒是如魚得水。在整個數科內部,徐葉潤的團隊屬于最高知群體,團隊成員大多來自華爾街,要么來自國內專業金融院校。2019年7月,短短3個月時間內,徐葉潤團隊完成JT²資管科技平臺從1.0到2.0階段的迭代。

這是一款開放的平臺產品,用于服務資本市場的資管科技生態體系,不僅能向資管機構提供智能銷售交易的技術系統支持,還能將量化交易員花費在數據挖掘和前期準備的時間減少一半,幫助金融機構管好客戶的錢。

雙方也在互相成就。因為JT²的開發,陳生強率先開啟金融科技領域的下半場戰役,又一次走在行業前頭。截止2020年2月,JT²服務的機構超過600家,覆蓋銀行、券商、基金、信托等多類金融機構,用戶數量超過2600個。

徐葉潤則把數科當成了家。工作日在公司忙得腳不沾地,周六日主動給團隊成員講課。據他說,自己每時每刻都在思考:怎樣用更加智能的方式解決實際問題。

吳雪軍加入數科的經歷更是奇特。只因一句話:創業只做一個幾億的公司,就到頭了,在京東數科,有機會做成上千億的平臺。

此前幾年,吳雪軍經歷了連續創業。而在創業之前,吳雪軍有18年的互聯網營銷研發經驗,也有著輝煌的戰績。

一句話的力量背后,是吳雪軍看中了數科的平臺——數字營銷板塊。

“線上營銷的市場規模接近萬億,線下的營銷規,F在才幾百億,發展并不平衡!彼f,自己來了,就是想要做點事情,改變市場現狀。

他的想法和陳生強如出一轍,數字營銷同樣可以構建平臺生態,以此降低技術門檻,提升效率。即便是剛出大門的實習生,都能在我們的平臺上做出來互動游戲!

他有信心,技術會改變未來的廣告形式,改變整個商業形態。3年后就會有大突破。

D

京東數科的人員培養和招攬,整體底色帶了些許“理想主義”。

參見三條價值觀:做對于社會有長期價值的事;具備核心能力;能夠與客戶互惠共生。

這種互惠共生的關系,不僅針對客戶服務,同樣是企業內部人員的成長紐帶。

這次疫情期間,個人與平臺的社會價值展現得淋漓盡致。

單舉兩例,薄列峰遠在美國,在國內疫情爆發的4天內,帶領AI實驗室團隊成員遠程研發,迅速上線疫情問詢機器人——免費為公眾提供線上問診、疫情監控以及送藥等服務。

此后,各類機器人紛紛上線,用于信息采集,或政府工作的上報和監督。返程期間,京東數科再度開放良研問卷,方便復工人員線上登記,分析其行動路徑。

鄭宇則在智能城市操作系統的基礎上,開發出“疫情防控技術支持體系”,免費提供給各地政府機構,打通多源數據,為公安局提前找到疫情風險者,保護人的生命健康,幫助中小企業復工復產,協調社區智能化物資調配。間接推動京東的零售生意,解決了不少企業的產品滯銷難題。

疫情過后,“產業數字化轉型”的洪流會繼續奔涌,京東數科Mr.AI們顯然早就做好了準備。無論過去對本質的探索路徑是什么,他們來到了京東數科這個平臺上,他們認可這個技術平臺肯定能成,而這個平臺又能推動社會價值、社會資源實現最大化。

在一個英雄的團隊里落實你的英雄主義,比通過個人主義的方式落實英雄主義更現實。當然,最重要的,當年華老去的時候,Mr.AI們可以留下一些故事說給孩子們聽。

AI

  免責聲明:本網內容轉載自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本站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如若本網有任何內容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處理完畢。

  另,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投資者若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詳情訪問科技快報網:http://www.7279702.live

編輯:科技快報網
微信公眾號
意見反饋 科技快報網微信公眾號
51vv 赚钱 三肖期期准 免费提供 王中王 北京十一选五结果查询 快乐扑克3规律 炒股网 快三大小技巧规律 北京快三走势图和值一定牛 权重股票有哪些股票 外币理财 时时彩个位单双技巧 快3官方app客户网站